環境管理

我們的方法
水資源管理
廢礦
非礦物廢渣
土地,生物多樣性和文化遺產的管理
能源使用和溫室氣體的排放
空氣品質管制
噪音和震動
閉礦規劃

我們的方法

MMG承諾將最小化我們對環境的影響和對自然資源的使用。 我們的環境管理體系基於ISO14001:2016和ISO31000:2009原則。 它包括通過開發,運營和停業,以及對控制效果的持續檢查來對識別以及控制重大環境風險事件。

水資源管理

採礦的各個環節都離不開水,我們在運營中的高效表現倚靠於我們對適質適量的水資源的供給能力。

在設計設計水資源管理體系時,為了使其滿足運營的要求,我們考慮到了:

- 氣候
- 供水的可用性
- 環境流量要求,和
- 相互競爭的用途,包括當地社區的需求。

我們尋求提高水資源利用和最大化水迴圈的方法。 這樣可以減少從當地流域對新的水資源的需求,從而形成對礦區水資源的管理,這也是我們的水資源管理體系中最重要的部分。

我們制定了有關水資源基礎管理的戰略和投資計劃的決定,這也是我們資產壽命和停工計畫流程的一部分。

我們的目標是持續提高我們對巨大水資源風險問題的管理,以實現積極的環境,社會和產品成果。 我們通過建立有關定期檢查我們水準衡的模式的清晰問責制和檢測水資源管控的有效性來實現這個目標。 我們始終相信會有提高水資源管理的方法,並在流域內與利益相關方就水相關風險和機遇進行交流合作。

我們設計的水準衡模式和控制計畫是為了減少處理和排放水資源。 我們通過在作業區域附近對多餘的水進行分流以及盡可能多的迴圈使用水資源來實現這個目標。 然而一些我們的作業基地位元元於降雨量多於蒸發量的區域,以至於在加工區域採集到超過加工需求的雨水量。 我們水資源管理的基礎設施讓我們能夠區分接觸性和非接觸性的水,並在循環使用之前或在許可區域進行廢水排放之前保留和處理水資源。

我們所有的員工都能喝上乾淨的飲用水以及享有適合不同性別的衛生設備。 我們還支持為當地社區的飲用水安全和衛生條件作出貢獻的社會組織。

MMG是ICMM(國際礦業與金屬理事會)和MCA(澳大利亞礦物理事會)的成員。 我們支援這些理事會於政府和其他利益相關方合作制定有效的水資源管理方法。

我們的年度可持續發展報告包括了水資源投入,輸出和轉移的內容;這也符合MCA的水資源計算架構。

廢礦

在採礦和選礦的過程中產生了廢礦。 廢礦包括:

- 在採礦過程中產生的廢石;及
- 選礦用水的殘留物和礦物殘渣

部份廢礦會發生化學反應,產生酸性含金屬的殘漿(AMD)。 如果不能儘早發現並有效治理,將對水質以及土地的成功複耕造成消極影響。

在實施我們的控制計劃時,我們專注於根據礦物殘渣的特點來管理其堆放,以減少其對環境的影響並降低運營和閉礦成本。

我們通過如下方法來管理廢石:

- 用於地下礦山回填;
- 堆放在有潛在經濟价值的礦石堆;
- 放置在地表廢石堆。

我們的目標是在閉礦時減少地表的廢石數量。 有些運營區域可能會需要設計閉礦策略來管理歷史遺留的廢石堆放問題,最近在Rosebery和Las Bambas的新廢石堆在設計階段就已將閉礦考慮在内。

我們通過TSF(尾礦存儲設施)來管理尾礦。 在尾礦壩失敗風險管理中最重要的是尾礦壩的設計、建造以及對使用中和非使用中的尾礦壩的持續管理,同時符合ANCOLD(澳洲大壩國家委員會)的要求。 我們監管這些管控的執行情況,為管理層提供有效管控減少風險的保證。

數年來,我們持續改進尾礦管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在巴西的Bento Rodrigues尾礦壩事故再次激發了我們對於預防尾礦壩事故採取的有效管治策略的努力。

從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起,我們參與了ICMM對全球尾礦垻標準和管治、關鍵管控策略、及緊急情況應對方的審查。

在二零一六年年末, 我們對尾礦壩風險管理的管治結構進行了審查,核實了各職能部門和礦山層面的風險擁有人根據其監管的尾礦設施規模和風險級別擁有合適的權限、客觀性和技術專長。

非礦物廢渣

非礦物廢渣指油和一般廢渣。 針對不同廢渣特徵、危險廢渣運輸和管理,及現場廢渣處理設施的設計、管理及閉礦,我們遵守所有當地法規要求。

土地、生物多樣性和文化遺產的管理

我們勘探及運營活動所涉土地面積廣闊,其中包括生物多樣性豐富和/或具有文化遺產價值的土地。 除此之外,我們運營所在社區人民依賴當地植物和動物來獲取食物、燃料、藥物和信仰價值。 為了貫徹對ICMM的承諾,我們不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名錄’裡的區域勘探或採礦。

土地清理是我們開發和運營的必要部分。我們的目標是減少对地貌、生態系統和文化遺產價值的影響。 我們進行基線調查和研究,通常會與當地利益相關方共同確定土地價值。在一些勢必會影響到當地生物多樣性的地方,我們會遷移物種(如Kinsevere和Las Bamas)或者按照專家的意見實施生物多樣性抵消計劃(如Dugald River)。在發現文化遺產價值的地方,我們通過跟當地社區代表會談來決定最合適的管理體系。

土地管理是我們生命週期資產計劃、閉礦計劃及撥備流程的重要環節。由於受擾土地大部分屬於正在運營或者將要運營的區域,礦山每年需要進行相對小規模的漸進式復墾。我們的礦區通過實施管理計劃來減少對環境和當地社區的影響,其中包括引流、防侵蝕管理和塵土控制,及短期復墾。

當採礦活動結束後,我們會進行土地復墾。 為達到擬定最終土地用途的相關目標,我們設計相應的土地復墾計劃,同時持續監測土地複耕的進程。

作為ICMM的一員,我們通過與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政府和其他利益相關方在土地使用規劃和生物多樣性保護方面共同合作,來支持ICMM。

能源使用和溫室氣體排放

「領先的能源管理實踐指:爲實現最佳業務目標而在指定区域提高能源使用率的最好方法」
- 《採礦業能源管理可持續發展手冊》2016

通過持續提高資產使用率、運營效率並减少運營成本,我們盡量提高能源使用率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我們需要獲取稳定的能源供應以保障持續增長。 影響能源長期供应的因素包括:

- 區域性的能源增長需求;
- 當地發電與電力運輸問題;
- 氣候變化;和
- 政治和監管的不確定性。

我們通過提高運營能源使用率及與能源供應商協商長期合同來管理這些風險。

在Las Bambas, Speon, Kinsevere和Rosebery礦山,我們採購的主要能源是可再生能源(水力發電)。 這有助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我們按照澳洲政府的國家溫室氣體和能源報告法案(2007),同时基於可持續發展報告議題的重要性評估流程來報告我們的能源使用和溫室氣體排放情況。

我們資助能源效率聯盟(CEEC)。該組織為全球性非盈利機構,旨在減少在研磨和粉碎過程中(整個採礦過程中能耗最大的兩個環節)的能源使用。

我們通過行業協會(如MCA和ICMM)與利益相關方就氣候變化問題進行溝通。作為ICMM和MCA的成員,  我們支持其與政府和其他利益相關方就制定有關氣候變化的政策和法規進行溝通。

空氣品質管理

我們排放氣體中大部分來自採礦、產品運輸、初級粉碎和礦區現場發電等重型移動設備。我們盡可能提高燃料燃燒的效率來控制成並為員工提供健康的工作環境(特別是在地下工作的員工)。 在採購流程中,我們考慮了設備,電力和燃料供應對環境和健康的影響。

我們也在不斷提高生產過程中的粉塵管理,包括對重載路灑水來減少粉塵對周邊社區的影響,並支持政府逐步鋪設道路(如在Las Bambas)。

我們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的國家污染物清單中的排放預估方法並以重要性為基礎的可持續發展報告流程來報告我們的氣體排放情況。

噪音和震動

我們識別與我們的生產活動相關的噪音和震動的主要來源,並且通過监控及溝通流程來評估其對環境和當地社區的潛在影響。這有助于關鍵管控計劃的設計和實施,以减少已知風險。

閉礦規劃

我們致力於減少閉礦後對環境的遺留影響。 我們採用礦山年限方法,其中包括技術評估、預測以及於利益相關方的諮詢。 閉礦計劃的內容和級別取決於閉礦的時間和礦山的正式停產。 我們的業務資源將著重於預期在未來五年内閉礦的資產。

我們還专注管理閉礦计划對員工、當地社區、通過劳动力轉型戰略帶來的經濟增長及運營過程中實施的社會發展計劃的影响。 通過把我們的社會發展项目和資產週期計劃相結合,我們更加關注不依賴採礦、且在閉礦後可以持續發展的長期經濟增長模式。

有關閉礦計畫的個案,請參見我們的年度可持續發展報告


 

 

 

 

 

 

 

 

 

您覺得此頁面有用嗎?
有用 沒用 壹般
close
close